行业动态
您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动态 >> 浏览文章
城市躲不开的雨水躲不过的灾 海绵城市建设迫在眉睫
发布日期:2018年06月14日
进入9月,秋意渐浓,盛夏季节暴雨频发引发城市洪涝难以记忆的一幕虽已成过去,但却给人们留下印象。因为这些暴雨不仅强度大、覆盖面广、对不少地区造成了严重的损失,尤其是对一些北方城市来说,暴雨带了前所未有的生命和财产损失。

全国各地需建设海绵城市,同时城市建设需要给湖泊、河流让出更大的通道,让水边有大块绿地,以通过水和风;不要一味围着江河湖泊建设江景和湖景房,否则在极端气候条件下可能面临被水淹的风险;在应对全球变化的情况下,城市规划建设要留有更多的余地。

暴雨引发洪灾,一个重要原因是全球气候变暖、极端气候频发,但更与当下我国城镇化快速发展、城市过度开发导致城市脆弱性加剧有着很大的关系。无论是对于每年都要面对洪水挑战的南方城市,还是对于多年才能一遇暴雨的北方城市来说,莫不如此。夏季虽已过去,但对如何应对暴雨挑战的思考却不能停止。希望相关地方政府拿出更切实有效的应对措施,让“城市看海”现象不再频现,将损失降至最小。

今年6月底7月初以来,我国南北方接连出现强降雨,多地出现了有气象记录以来的最强降水,导致了城市被淹、高铁停运、生命财产遭受严重损失等重大事件。

在全球气候变暖、极端气候频发的大背景下,我国城镇化过程加快、城市过度开发导致的城市脆弱性加剧,在一系列洪灾中暴露无遗,如城市地面无限制的硬化、因开发房地产而围湖河造地、下水道管网建设滞后等。

“中国的‘城市时代’正面临气候变化的严峻挑战,而城市规划和建设却对此响应不足、应对乏力。”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院等机构专家一致呼吁,城市治理须有风险意识,城市重大工程必须经过气候可行性论证;在极端气候中重要的城市关键节点必须保住,而该淹没的地方还是应该淹没,该放弃的地方还是要放弃;沿江沿湖不要大规模进行房地产开发。

现状

极端气候下,城市洪水频发

6月底,长江中下游普遍出现强降雨,湖北省武汉市遇到有气象记录以来最强降水。据武汉当地媒体报道,从6月30日晚到7月2日晚20时,武汉累计降雨量达到315.8毫米,相当于22.5个“东湖”从天而降,一下子超过了武汉全年1/3的雨量。而根据武汉市气象部门的统计,从7月5日20时起,武汉12小时降雨量就达到188.7毫米。

除了武汉之外,南方许多城市也同样遭遇了暴雨,如安徽省巢湖市遭遇8年来罕见暴雨,其中7月1日,巢湖站日降雨量达291毫米,突破该站气象记录极值。

对武汉来说,强降水导致了高铁站遭水淹、多趟高铁停运等后果。

武汉市水务局排水处相关负责人说,城市出现涝灾,与武汉排水系统建设标准偏低有关。但除此之外,还与瞬时降雨量强度大有关。

“瞬时降雨量强度太大,产生了城市洪水,再好的城市排水系统也经不起这样强的降雨。”湖北美术学院有规划方面专家这样表示。

这不是长江中下游地区首次面对极端天气。实际上从2011年开始,长江中下游地区就首次出现旱涝急转(旱涝转变速度、强度远超正常水平)的极端气候事件。当年5月,鄱阳湖、洞庭湖还处于湖泊干涸、渔船搁浅的干旱境地,转眼间6月便洪水四溢、一片汪洋。
和往年不同,强暴雨今年也袭击了北方地区:7月9日,河南省新乡市6小时降雨量达345.3毫米,创今年全国地级市之最;7月18日8时~21日8时,河北省邢台市日降水量达224.3毫米,突破历史同期极值。

国家气象局研究显示,近年来,我国平均暴雨和极端强降水事件发生的频率和强度均有所增长,特别是长江中下游和东南地区、西部特别是西北地区有较明显增长,可能与气候变暖有关系。

“在全球气候变化的大背景下,高温、暴雨洪涝、台风等极端性气候事件发生概率和强度都在增加,沿海海平面也呈波动上升趋势。加之近年来我国工业化、城市化进程加快,使得气象防灾减灾、适应气候变化以及应对极端天气气候事件都面临新的挑战。”上海气候中心高级工程师史军指出,北京“7.21”特大暴雨、2013年盛夏我国中东部强高温等事件都是例子。

“城市频频遭遇水灾,实际上就是强降水超过了城市的排水容量。”广东省气象局首席专家杜尧东博士指出,城市目前都是按以前的排水能力设计的口径,现在在极端气候下,暴雨强度增大,导致降水难以排出。据了解,现在广东有些城市已经开始根据短时的暴雨强度设计排水能力,但这些只能是在新建的情况下实施,在旧城区却很难以展开。

据2011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调研结果显示:2008年~2010年,全国62%的城市发生过内涝灾害,超过3次以上的城市有137个。南方的广州、深圳、昆明和武汉等城市,北方地区的济南、北京和长春等城市近几年都遭受了较为严重的内涝灾害。